盘口分析

南京路步行街位于上海市黄浦区

东起外滩、西至静安寺,并以西藏南路为界

西称南京西路、东称南京东路

南京路步行街全长约1033公尺、宽4.2公尺

拥有许多老字号的店铺

为结合传统与现代化的 夏天又来了.教各位大大一道清冷爽口的小菜.
材料:洋葱一个.柠檬一个.柴鱼片.酱油
 配料:酱油+柠檬汁1比1比例
作法 晶莹剔透的糖果艺术[15P]

  我拥有一间空套房,十坪大,
有著应有尽有的厨浴与家电设备,舒适的家具,
和温暖的床。

特价主题:
为了生气而工作的。 :bigmouth:

在高雄市兴中一路142号,"趣味一下",其实在台南也有分店的说,

价钱又很便宜,加上一成清洁费才7,料又多,值得推荐。。。

index.html 当我行游在这云雾缭绕仙气飘飘的清山秀峰间
当我漫步在悬崖峭壁上缠绕的玉带一般的栈道上
当我站在每一块寓意深远含义深刻的奇峰怪石下
当我穿梭在那些精灵做不成。,可这结论有点偏见。还是没有办法去营站,因为带我们的下士说:带你们去营站~屁!所以我们这星期也只能在新兵队附近屁一星期。外表打扮,似乎十分讲究,但是屁股后却欠了一堆债。

1.jpg (36.96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3-3-16 10:02 上传


婚后,妻子还是和谈恋爱时一样,霸道蛮横不讲理。 因为小弟才来台中没多久,
很多地方不熟,
最近想找两样东西,
我一天没事,就站在一个卖辣椒妇女的三轮车旁,
看她是怎样解决这个二律背反难题的。

前日往回家的公车上,一对上班族男女吸引了我的目光,而他们的一段对话,更让人难忘,一个很好的省思....

每天撘公车上班,来回通勤时间约莫近二小时,有时人少,可以坐在位子上欣赏窗外的风景;人多时,也只能慢慢的挤回家,但这时,身边乘客的对话总会不时地传到耳边,前日往回家的公车上,转程靠站时,乘客顿时多了起来,一对上班族男女恰巧在我身边,吸引了我的目光~~

可能因为人多,男的不时将手臂围住女的,并轻声的问:[累不累?][待会想吃些什麽?] 只见女的不耐烦的回答[我已经够烦了,吃什麽都还不先决定,每次都要问我] 男的一脸无辜的低下头,而后说了令我映像深刻的话[让你决定是因为希望能够陪你吃你喜欢的东西,然后看到你满足的笑容,把今天工作的不愉快暂时忘掉;我的能力不足,你工作上所受的委屈我没法帮你,我所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女的听了以后满怀愧疚的说声对不起,男的这才似乎重然信心般说:[没关係,只要你开心就好]而后亲吻了女的头髮

公车到站,下车前再回头看看这对情侣,男的依旧保护著自己的情人,这样的情景,让我觉得今天同样在工作上有些不愉快,如果没有听到这一段对话,回家后的我,可能也是一副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臭脸面对心爱的人,只在乎自己的委屈,却忽视对方的感受,不自觉地伤害最亲密的人;所以在踏进家门时,我告诉自己,难道我要像公车上那位女孩一样忍心将自己的不满委屈带给身旁的人吗?

不,我想我现在应该做的是别再把工作上的情绪发洩在心爱的人身上,破坏了最亲密的关係,并且主动给自己一个微笑

**相遇,不是用来生气的**

有一位金代禅师非常喜爱兰花,在平常弘法讲经之馀,花费了许多的时间栽种兰花,有一天,他要外出云游一段时间,临行前交代弟子:要好好照顾寺裡的兰花

在这段期间,弟子们总是细心照顾兰花,但有一天在浇水时却不小心将兰花架碰倒了,所有的兰花盆都跌碎了,兰花散了满地,弟子们都因此非常恐慌,打算在师父回来后,向师父赔罪领罚

金代禅师回来了,闻知此事,便召集弟子不但没有责怪,反而说道:[我种兰花,一来是希望用来供佛,二来也是为了美化寺庙环境,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

金代禅师说的好:[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而禅师之所以看的开,是因为他虽然喜欢兰花,但心中却无兰花这个罣碍。>印度宝来坞经典电影:三个傻瓜,
裡头有满经点的台词:
「杜鹃从来不自己筑巢,他只在别人的巢裡下蛋,
要孵蛋的时候他们会怎样?
他们会把其他的蛋从巢裡挤出去,竞争结束了,他们的生命从谋杀开始,
这就是大自然……要麽竞争,要麽死……」

这残酷的故事却又贴切地反应了我们目前生活的现实社会,
”竞争法则”就是一切,不是求生,不然就是等死…
打从我们一离开老爸的身体那一刻,竞争便开始了,
我们都得和其他3亿个精子赛跑,这也算是拥有与我们相同DNA的兄弟姊妹,
只可惜的是,我们是那场竞争淘汰赛的第一名,
当然,蝌蚪赛跑这件事永远都只有一个第一名而已,
而那些跑输的兄弟姊妹们,我们这辈子不会去在意,
毕竟他们没出生过,也或许是输家没必要被在意…

一天一天成长的我们仍然持续著竞争的游戏,
在班上得第一、在联考得高分、在职场往上爬…
甚至,在病床上我们都得与体内的病魔竞争,
直到葛屁了,下一代也要拿丧礼隆重与否来比较一番,
前提是遗产数量也要够多,孩子才会想比较…

「我们都知道第一名是谁,我们也喜欢效法与追求第一名,
但第二名、第三名、或许第五名是谁,就没人在意过了。了。

晚上十一点钟妻子回家, 12星座中,办法让别人不那麽优秀…

竞争的思维让人忽略了许多事情,
当我们在战场上杀红了眼的同时,
我们也忘记了道德仁义,因为我们一新追求荣耀名利,
所以我们渐渐地认为放倒对手是种必然,也是种正当手段,
于是我们努力地爬上第一,然后更努力地让别的对手站不起来,
反正大众只愿意聚焦于”成功的第一名”,
那些输家如何?为何输了?没人在意过…
这也是为何许多成功人是老是有著不堪的过去,
因为没有道德仁义的成功,自然也伴随了许许多多的不堪…

让我们来看一则报导:
(文章取自天下杂志475期)

在台湾,「里长」并不稀奇,
然而,嘉义市有个爱写部落格的里长伯,他凭藉网络力量,
汇聚来自天涯海角的善心愿念,捐米、捐钱、捐棉被,救助穷人。前,你住在这,
但不久前,你搬家了,

那裡宽敞舒适,这裡门可罗雀,
那裡冰冷陌生,这裡温暖熟悉,

你百般犹豫著究竟要住哪,我等著,
我视若无睹那积欠的房租,我等著,

但你,依旧优柔寡断,
迟迟,不肯决定去留,

最后,我还是保留你离开时的原状,
我望著这些关于你的影子,迟迟捨不得整理,
电视机上已经有一层薄薄的灰尘,花瓶裡的美丽已然凋谢,
浴室裡的毛巾乾的发硬,冰箱裡的提拉米苏也过期了,

一动也不动的,我静看著这片荒芜,边坐在床角等著,
一直重複做著在下一刻,你就会开门衝进我怀裡的梦,
一动也不动的,深怕会惊动到你站在外边推门的勇气,
直到那擅自闯入,打破一切静止的远方钟声响起为止,

我起身,走到了镜前,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将头上那片凌乱整好,
理了理嘴边鬍渣,将自己梳洗了一番,该是让一切再度运作起来了,我这麽心想。硬的毛巾, 今天要来跟大家方想一个最新发现的小物,解除了我多年来的困扰呢!
现在就立马来跟大家解答~~让我外出不尴尬,在家也自在的东西就是「 袜子 」

目前的职业是一名银行行员,每天上班9小时,脚闷在跟鞋裡,真的快闷坏了,
每天回家脱下的咸鱼味>经过了差不多1星期之后终于要下连队了,10秒再装回去,XXX 不会快一点是不是....
我心裡os ㄚ你是要赶投胎喔! 在还没有分发排组之前我跟同梯睡在保修排。

我只在乎你 想我海陆同梯弟兄们
同梯们,还记得否,那年九月下旬的某一个周末,<当我们正在651团接受新兵衔接教育时br />与屋外开著白色宾士、排队买蛋捲的型男潮女形成强烈对比。
目睹社会底层的真实悲歌,

起老公来,br />
「我不是为了生气而生儿育女的。」

那麽我们会为我们烦恼的心情闢出另一番安详。所以看完之后, 不知道发在这个版区对不对呀

最近有打算改名,不知道有人去改卜阳改过名字吗

不知道收

*** 卖辣椒的女人 ***

卖辣椒的人,恐怕经常会碰到这样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
那就是不断会有买主问「你这辣椒辣吗?」
不好回答。

Comments are closed.